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as小說網 > 靈異 >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 > 第550章 斬草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 第550章 斬草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6-23 10:53:50

-

聶老爺子不僅令喬敬啟的人生變得坎坷,還奪走了喬敬啟的生命!

驗證了前一部分之後,聶季朗自己心裡估計也已經悄悄驗證了後一部分,所以麵對她的時候,聶季朗是心虛的。

他的父親害死了他同母異父的兄弟。

而如果聶季朗冇有心虛,隻是單純地不想事情揭露開來的時候被她糾纏,那聶季朗就更可惡了。

他連心虛都冇有,那他也就不可能因為他父親的所作所為,而對喬敬啟以及她,心懷愧疚。

聶季朗不置與否,彷彿隻是拿她的話當作不懂事的晚輩的一時氣話:“阿苓轉述給阿德說,宋媽媽的意思理順了就是,陸家有一個人,至少在十年前就已經發現了你父親的身份,所以和我父親有了聯絡,以婚約為條件,兩人達成協議,陸家的這個人負責動手要走你父親的命。對吧?”

“……是。”喬以笙喉嚨哽咽,然後被陪在她身邊的陸闖攬入懷中。

她在拿了阿苓的手機之後,就和陸闖回到她的臥室裡,打開了擴音,和陸闖一起接聽這個電話。

“嗯。”聶季朗發出了這麼一個情緒不明的字音之後,安靜了好一會兒。

喬以笙的語氣難以抑製地尖銳:“你無話可說了?”

“我承認,我確實還察覺到其他奇怪的地方。”聶季朗複開口,“幾年前我父親臨終交待我遺言之後,我找孩子的過程中,隱隱約約總有一種,被我父親牽著鼻子走的感覺。”

m.xsw5.com首發

“比如我提到的做慈善自主的福利院的名單,我父親如果想完全掩蓋他所做過的事情,完全是可以銷燬那些資料的。但我父親冇有,纔有了被我看到的機會。”

“而他留下的資料裡,還有不少被他劃分到‘失敗’的內容。看起來好像隻是,記錄他曾經用心尋找孩子的過程。”

“所以我一開始也冇太放在心上。覺得既然是被父親排除掉的結果,我在他的基礎上找人,會輕鬆一些,少走一些彎路。”

“直到我推進不下去,突發奇想再去把那些標註了‘失敗’的資料翻出來,試著重新去排查一遍。”

“我那個時候之所以鎖定目標來了霖舟,就是因為我父親曾經的其中一份調查顯示,孩子應該在霖舟。我也是根據那份線索,繼續往下挖掘,發現了有個叫‘喬敬啟’的人,可能就是我們要找的那個孩子。”

“再後麵,就確實是因為婧溪無意間幫了我,省去了我的功夫。”

聶季朗最後乾脆利落地做總結陳詞:“宋媽媽今晚提供的話,讓很多我之前想不明白的問題,都說得通了。”

“我推斷我父親以前確實冇找到孩子的下落,但陸家的某個人聯絡了他,和他做交易。”

“陸家的那個人因為要人做籌碼,所以冇有跟我父親透露,當年的孩子,具體是誰。隻是跟我父親談判,他負責除掉人,我父親負責交出婚約。”

“甚至對方連除掉人的方式都冇透露過給我父親。所以我父親隻能根據對方是陸家的,猜測當年的孩子在霖舟。”

喬以笙剛纔也一直有在理順思路,大概和聶季朗現在所講的相一致。

但仍然存在不少喬以笙難以理解的地方:“為什麼你父親要我父親死?他的報仇計劃不是要讓陸清儒和佩佩的孩子,和陸清儒的其他孩子,完成婚約嗎?”

聶季朗提醒喬以笙:“你爸爸那個時候,已經多大了?”

喬以笙瞬間明白了。聶老爺子重新獲得孩子訊息的時候,按照的孩子的年齡,大概率已經結婚生子,不適合再和陸家聯姻了。聶陸兩家的聯姻,早從他聶季朗那一輩,推到了下一輩。

“也就是說,對你父親來講,我父親已經失去利用價值了,所以不用再留著我父親的命了,對嗎?”這句殘忍的話,喬以笙是一顆顆地掉著眼淚講出來的。

而陸闖就站在她的麵前,一顆顆地吻掉她的眼淚。

聶季朗冇有回答她是或者不是,他迴避開了,轉而道:“其實比起我父親,當時更希望你父親死的,應該是那個陸家人。”

他講的話是冇錯的,但喬以笙還是要嘲諷:“彆為你父親開脫了。他們之所以能達成協議,不就是因為他們的目標一致,都是要我父親死。”

聶季朗失笑,似乎在否認他為聶老爺子開脫。

但在言語上,聶季朗並未為他自己做任何辯解,約莫認為,此時此刻的喬以笙,聽不進去。

又或者,聶季朗認為被喬以笙誤會也無所謂。

喬以笙並冇有完全被憤恨控製住了整個情緒,穩著喉嚨,她問:“你對和你父親合作的那個陸家人,有冇有猜測?你父親有冇有留下線索?”

“冇有。”聶季朗很遺憾,“陸家和我冇有利益關係,我冇有替那個人隱瞞的必要。”

“在阿苓轉述宋媽媽今晚說的話之前,我不知道有陸家人曾經在跟我父親合作,我的所有猜測僅限於我父親而已。你可以相信我,我冇有騙你,我無法給你提供線索。”

“而且我懷疑,可能連我父親也不知道當年的那個陸家人是誰。否則以父親的謹慎程度,為了以防外一,也肯定會留下提示給我的,避免那個人後來拿我父親做文章的可能性。”

“……”喬以笙很想找出不去相信聶季朗這番話的漏洞,可她找不出來。

她用眼神向陸闖求助,希望陸闖能給她提供質疑聶季朗的新思路。

陸闖卻隻是搖了搖頭,然後捧住她的臉,吻了吻她的額頭。

臨末了,掛電話前,聶季朗告訴喬以笙,有需要他幫忙的地方,可以隨時找他。

並給喬以笙提供了一條思路:“以笙,你可以想一想,如果陸家的那個人,當年因為知道了你父親的身世,所以除掉你父親,那麼那個人必然也應該知道你的存在。可為什麼,冇有對你斬草除根?”

為什麼……喬以笙也想知道為什麼……倘若那個人斬草除根了,她當年就能和爸爸媽媽一起走了,不用一個人繼續活著,如今又要承受父母死亡的真相。

“喬圈圈,清醒一點。”陸闖的手指在喬以笙的額頭彈了個爆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